<
国学资讯

人物|兴化农妇编写幼儿国学教材用儿歌童话手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6-19 00:42

  小区的孩子常常聚到姚建华家里,听姚建华讲国学教材里儿歌和童话故事。目前已由曲阜孔子文化学院编辑出版,秋学期拟在曲阜地区幼儿园试行

  垛田镇三羊村农妇姚建华怎么也没想到,她出于兴趣爱好涂鸦的《幼儿国学篇》,竟然被曲阜孔子文化学院列为“七十二小贤童系列丛书”编辑出版。不仅如此,曲阜孔子文化学院还将该书推荐为幼儿国学教材(试用版)。秋学期,幼儿国学教材将在孔子家乡曲阜地区幼儿园和广州孔氏宗亲会幼儿园试行。

  在姚建华的家里,记者亲睹了一摞国学教材。全套共六册,小中大班各上下册,每册内容分为“国学儿歌”“国学童话”“国学意境手工创作”,其中儿歌篇10篇、童线篇。教材契合幼儿认知、兴趣特点,通篇透出“生活化”“故事化”“兴趣化”。与教材配套的还有《家园共育手册》。手册以《三字经》开篇,说明家园共育的重要性。“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

  “教材的每一篇都源自国学的经典名句、成语或古诗词。”姚建华说,儿歌综合生活中最常见的事例,通俗易懂,好背、好记,孩子们通过对儿歌的吟唱,将那‘性本善’的种子深深地植根于幼小的心灵中,还能够掌握一些基本的国学常识;童话是把要讲给孩子们的道理,通过童话的形式传授给孩子,让孩子们在娓娓动听的童话里,明白做人的道理,因为童话是孩子们乐于接受的形式,通过种种动物之间发生的故事情节讲述,孩子们自然就有善恶的标准;手工创作都基于一个国学主题,让孩子们根据自己的理解把这个意境用手工创作出来。孩子们手工创作时,就会自然而然地理解国学之意境。

  “该套幼儿国学教材,自成体系,填补了幼儿教育国学教材的空白。”曲阜孔子文化学院院长颜廷淦说,正如他为教材《前言》中所述,《幼儿国学篇》使幼儿国学教育能够真正达到“看得见、听得懂、做得出”之目的,能够直正让孩子们在快乐的氛围中去感受传统文化的教化,并培养起孩子们对传统文化的兴趣。

  已届不惑之年的姚建华,出生在一个贫寒农家,初中念完就不能再走进校园。“看到同龄人继续升学,满满的愁绪充斥心头,但看着贫病交加父母的辛劳,我又不禁伤感起来。只有吟诵古诗古词,心里的愁绪才能伴着泪水释放。”姚建华说,原来,古诗词可以疏解自己的情感,可以寄托喜怒哀乐。

  从此,姚建华便喜欢上古典诗词,习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让自己穿行在唐诗宋词中。读多了就会吟,就有写的冲动。姚建华时常随心填一些诗词来慰藉灵魂。如同年人都步入更高的学府,而她却务农在家时,她便填了一首《水调歌头》,抒发自己的心绪:“薄命轻如芥,亦有几多愁。曾经壮志凌云,而今付东流……”

  人并不总是沉浸在怨叹之中的,生活中的姚建华善于发现一切美好的事物,喜欢用词来表达她的热爱之情。除了吟诗作词,姚建华也爱看《诗经》《论语》。在国学经典的教化和润泽下,姚建化的涵养逐渐升华。

  世间最难相处的是婆媳关系。姚建华也经历过。从刚进入夫家门婆婆洗衣服总是把她的衣服挑出来扔在一边不管,到现在就算她把衣服藏到柜子里,婆婆也总能翻出来给她洗掉。“其间国学文化的教化功不可没,因为我知道‘孝乃德之本也’,亦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姚建华说。

  姚建华有一双儿女。女儿读高一,儿子读小学,两人品学兼优,女儿从小学起一直担任班长。老师感慨地夸姚建华说:“孩子这般好学向上,都缘于有你这个好妈妈。”

  传统文化教化作用不可估量。姚建华说,发生在她身上的变化,两个孩子的成长,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传统文化教育是一个民族崛起的脊梁,必须从娃娃抓起,如果能编写出幼儿国学教材,传统文化教育的作用就更大。

  姚建华没有编写过教材,她决定上网寻找志趣相投的合作者。终于,她的想法,得到曲阜孔子文化学院教授冯独步的认同。原来,冯独步也在研究幼儿国学教育如何落到实处的问题。去年3月,编写幼儿国学教材启动。冯独步负责教材各篇章的提纲规划,姚建华便按照提纲编写儿歌、童话。

  姚建华在编写中辛苦并快乐着。对提纲中每一个经典句的释义及引伸拓展,或成儿歌,或成动物故事的童话,姚建华都一丝不苟,力求准确,融思想性、知识性和趣味性为一体。为适合孩子的理解和记忆,对编写好的儿歌和童话,她都要吟诵和讲给幼儿园的孩子听,直到修改到通俗易懂为止。

  “父母呼,应勿缓。这个规矩记心间。父母呼时,儿应迟,父母心中阵阵寒;父母呼时,儿不应,父母定会心慌乱。”姚建华说,这是她在夜深人静时,反复吟诵那句经典,醮着泪写成的。